首页 |  教师节专题 |
  【北京晚报39版】赴美实习 女大学生体验做“蓝领”
 

2013年1月8日  北京晚报 

  三个月,能让一个人看到如何不同的世界?
  三个月,能给一个人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和万维锐鑫文化交流机构联合主办的大学生暑期赴美社会实践活动已经举办了6年,数百名大学生用一个暑假的时间体验美国。短短的一百天在生命长河中只是一瞬,但这一百天却让这些大孩子们认识了世界,也重新认识了自己。
  讲述人:孔鸣悦
  女,北京城市学院,大一学生
  一个人“管理”七间厕所
  我是去年暑假去美国实习的,那时候还是大一的新生。我实习的地点是蒙大拿州的一家四星级酒店。
  酒店招聘的是“公共服务员”,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做一些咨询服务或者是文秘工作的职位,但是到了酒店,参加职前培训的时候,主管却把我带到了卫生间。
  “这种蓝色液体是擦玻璃用的;擦洗手池的金属龙头用红色液体;门把手细菌多,要用另一种专门的消毒液;擦木头要用专用保护油;这种黄色的纸正反两面不同,一面粗糙一面光滑,擦的时候先用粗糙面擦一遍再用光滑面擦一遍……”整整两个小时,主管滔滔不绝地告诉我各种工具该如何使用。我一边听着一边在心里问:我的工作是打扫厕所吗?真是打扫厕所吗?
  我的工作确实是打扫厕所,度假村里三栋楼的七间厕所都在我的管辖范围,另外还要兼顾走廊的吸尘。培训后回到宿舍,我蒙着被子大哭了两个小时。在家里什么活都没干过的我,在这里要当厕所清洁工,而且要干三个月!当时的心理落差太大了。但是哭完之后,我还是下决心留下来当“所长”,我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战胜困难。
  我开始每天在度假村的各栋楼中穿梭。手上拎着拖把、扫把,胳膊上挂着吸尘器管子和擦玻璃、擦门的各种工具,我像一个移动工作站一样来回巡视。让人高兴的是,度假村的厕所都很干净,而且还总是香喷喷的,打扫起来并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三个月后,我已经喜欢上了这份工作,现在回想起来,我喜欢用“小可爱的保洁员”称呼我当时的岗位。
  讲述人:华天行
  女,北大方正软件技术学院,大四学生
  10米水下搬运大铁块
  三岁就学会游泳的我,此次赴美实习选择的是“救生员”职位。
  一到达弗吉尼亚的工作地,游泳馆就对我们进行了考核。考核分为三部分:潜水考试、笔试和专业技能考试。潜水考试要求我们潜到10米深的深水区,把一块5千克重的铁块捞起来搬到水池对岸。这种训练我从来没接触过,在国内我们连10米深的水池都没见过。那次考试对我来说简直是生死考验。潜到水下10米的时候,我觉得肺里的空气已经用尽了,我开始呛水,但仍然挣扎着捞起了沉重的铁块。当时觉得头顶的水面离得真远啊!我抱着铁块拼命蹬水往上游,肺憋得生疼,在呛了几口水之后终于把头露出了水面,最终把铁块运到了对岸。从那以后我对大铁块都有心理阴影了。但无论如何我通过了潜水测试,一同考试的10个男生和3个女生,我是唯一一个通过测试的人,而且,我是名女生。
  接下来的笔试更让人“痛不欲生”。培训的时候发了厚厚的两大本书,但我的英语水平根本不足以让我消化书上的内容,而考试就在第二天!考题发下来的时候,我立刻傻眼了,很多问题我连题目都看不懂,结果自然是没有通过。看到成绩的时候我觉得太丢人了。在国外总觉得自己不仅代表“自己”,而且代表“中国人”,我没法接受这么难堪的成绩。于是我鼓起勇气向雇主提出重考一次的申请。我捧着两本书找到已经通过了考试的同学认真请教,用一个通宵把很多重点问题统统背熟。人的潜力真的很大,在逆境里尤其能体会这一点。经过不眠不休的24小时,我再次走进考场,终于通过了笔试。
  潜水测试和笔试之后,我就被允许上岗了,真是心花怒放,但却没想到还有第三场考试等着我。专业技能的考核是一场“突然袭击”。之前上岗培训的时候,培训师向大家讲解了很多特殊情况的处理办法,例如遇到有人呛水该如何抢救,我只记得内容无比繁琐,因为每种人、每种情况都要有不同的抢救方式。老人怎么抢救,孩子怎么抢救,有心脏病的如何抢救,中风的如何抢救,吐水的时候应该朝哪一侧翻转身体……事无巨细。当时只觉得是让大家作为常识了解,所以并没有用心记。没想到上岗后的第二天忽然有巡视员来考核,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问“考什么?”“专业技能啊!”对方回答。之后问的几个问题我几乎都答不全,满分5分我只得了2分,巡视员立即严厉地说:“摘下工牌,你可以走了。”我赶紧申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即使是上岗的救生员,每周仍然要做两次考核,潜水和专业技能是每周都要考的。第一次专业技能考试失败后,我重新对培训的内容进行复习,巡视员再次视察的时候,我终于通过了专业技能考试。在之后的几周里,我每次考试的成绩都有进步,直到最后拿到了满分5分。巡视员很惊讶地问我是哪个国家的学生,因为他从没见过黑头发的亚洲人拿过满分,我自豪地说:“我是中国学生!”
  讲述人:周玉娟
  女,北京林业大学,大四学生
  我让“老赖”付餐费
  赴美实习之前,我已经清楚地知道我的岗位就是“端盘子”,所以岗前培训的时候,我很快摆正了心态,并且给自己定下目标:尽快上岗。
  在培训期,我们有时也要在饭厅帮忙。有一次客人非常多,翻台速度有点跟不上,我觉得用抹布收桌子速度太慢,于是直接用手把餐台上的垃圾划拉进垃圾桶,迅速清理好了餐桌。培训进行到第三天的时候,雇主找我谈话,他说,我观察了你几天,觉得你真正把我的话听进去并且付诸行动了,所以你现在就可以上岗了。我成了那批学员中最早上岗的一个。
  上岗前我认真做了功课,把餐厅的菜单反复背熟。国外餐馆的菜单比国内简单得多,不外乎几种汉堡几种沙拉,背起来毫无压力。但是真正拿着点餐单站在客人桌前的时候才发现,事情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美国人虽然吃的都是汉堡,但每个人对酱料和配料的要求都不同,而光是酱料就有十几种,再加上各种蔬菜配料有人要这个不要那个,等一桌子人各自说完自己的要求,我脑子里一片混沌,愣愣地站在那儿,手里的单子上什么都没记下来。
  最初的尴尬总是难免,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我很快把各种酱料配料都记熟了。老板越来越信任我,交给我的服务台也越来越多,从最初的一两桌,到最后我一人照顾4桌,每桌6个客人。手里端着大盘大盘的食物,在几张桌子之间穿梭,几乎快得要飞起来,那种感觉特别好,虽然忙碌却很有成就感。最考验人的事情是一大桌十几个人却要AA结账,有人只喝了一杯啤酒,有人吃了一整份套餐,十几张信用卡全都交到你手里,你得记得哪张卡是谁的,他吃了什么,该刷多少钱,结账之后还要把小票和信用卡放在一起,交回到主人手里,当真是考验人的记忆力。
  大多数客人都是善良的,但也偶尔有难缠的角色。有一次店里来了一个喝得醉醺醺的酒鬼,点了一份汉堡和一杯鸡尾酒。鸡尾酒下肚之后,客人忽然吵着说那杯酒是没有含酒精的饮料,老板好言安慰,说愿意把酒免单。没想到汉堡快吃完的时候,客人又有意见了,说汉堡有问题,我问他有什么问题,他说里面的培根太大了。这显然是故意找茬。老板不愿再理睬,于是交给我处理。我拿着点餐单走过去,和颜悦色地说:“先生您看,这是您的点餐单,上面写着要什么样的汉堡,里面的牛肉要几成熟,我们都按您的要求做了。而且鸡尾酒也免单了,如果您还不满意,我们重新给您做一份可以吗?”客人看了看觉得无话可说,于是扔下餐费走了。
  讲述人:饶玲霞
  女,北京城市学院,大三学生
  三个月赚了八千美金
  我在大二和大三先后两次参加赴美实习,我的目的很明确:看更大的世界,体会更丰富的人生。
  在北京我自己一直有一份兼职,就是帮一名美国外教做翻译,帮助他跟学生家长沟通,所以我的英文交流能力并不差。
  第一次赴美实习,我选择的是一个很有趣的项目:跟随一个家庭游乐场到各个城市巡回,我们开着房车走了14个大大小小的城市。那真是一趟快乐的旅程,每到一处就把摩天轮和旋转车重新组装起来,供大人们带着孩子游玩。我的任务是照顾甜品车,就是卖棉花糖、饮料、糖果,还有给小朋友发气球。开始管理甜品车的是两个人,除了我还有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女教师,她也是利用假期来做兼职。但后来老板发现我一个人就能把甜品车的工作全部做完,所以就把甜品车的钥匙交给了我。三个月看到14个不同的城市,感受各个城市不同的气质,那次实习让我大开眼界。
  第二次赴美实习我决定多尝试几种不同的工作,所以除了在餐厅做服务生,我自己先后找了四份不同的兼职,做过迎宾员、礼品店员、旅店服务员。因为工作经验丰富,语言水平也不差,所以我懂得如何争取自己的利益。我发现去求职的时候如果只是问一般职员是否需要人手,他们通常会告诉你不需要,于是我就想办法直接跟经理谈。我会走进一个看中的店跟店员闲聊:“你好啊,今天过得怎么样?你们经理在吗?我想见见他。”通常情况下店员会认为你是经理的朋友,所以会直接带你去找经理。见到经理后就可以介绍自己的工作经历,并谈论求职问题了。
  求职的时候我会找档次高的店面,并且明确跟雇主说,我希望做前台工作,因为前台工作小费多。当然我也会向他证明我有这个能力。在餐厅做服务生我一个人可以管7张桌子,每桌6个客人。高档餐馆很多客人会很大方地留下10至15美元的小费,所以我一晚上的小费总能有两三百元。
  去年夏天三个月的实习,我赚了8000美元,虽然很累,但很有成就感。
  本报记者 李莉 文并图


北京城市学院 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中路269号 邮编:100083
网站管理:网络宣传中心 电子信箱:nic@bcu.edu.cn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Copyright © Bcu.edu.cn 2004-2007.All Rights Reserved